当前位置:首页

新加坡酷航高调进驻南京

2018-09-10 03:36

多年来,在防止恶性竞争、保护企业利益的名义下,民航局先是出台“禁折令”,后又出台“最低限价”,禁止航空公司打价格战。然而,这样的规定因为限制竞争,干预市场,被认为“与其说是保护企业,不如说是伤害企业。”

0荐闻榜

“价格下限”取消,意味着价格战的开幕,也意味着为廉价航空发展开辟了新航道。一些人担心,取消“价格下限”,会把企业带入价格比拼的混战局面,对此,南京理工大学企业管理系主任周小虎教授认为,取消“价格下限”,对普通消费者而言是利好,对航空企业而言也不是个坏消息。当前,国内民航业觉得坐飞机的必须是中高端消费者,所以空姐必须漂亮,餐饮必须高档。其实这是误区。在国外,不提供饭菜,没有饮料,有时甚至要站着搭乘飞机的“廉价航空”已流行40年,市场份额占到将近4成。而在国内,土生土长的廉价航空也就春秋航空一家,其余均为外航,市场占有率只有不到5%。

实际上,由于“价格下限”脱离市场经济现实,很快就被击穿。在航运淡季,各航空公司都会推出大力度折扣机票,基本不受“价格下限”限制,一折票、两折票俯拾皆是。记者7日就从东航江苏分公司市场部了解到,只要提前1-7天预订,南京飞长沙、昆明、厦门、哈尔滨等航线的机票可打3折左右,而南京飞北京、大连的机票低至190元。所谓“价格下限”早就名存实亡。取消“价格下限”,最大的意义在于政府部门放弃对市场主体的价格干预。

打破机票票价下浮限制,透露出我国民航业将更加市场化的信号。但是,将机票定价权交给市场,只是迈出第一步。目前,民航管理体制仍未有根本改变,要想让目前边缘化的廉价航空得到长足发展,道路并不平坦。发展廉价航空,必须还有更多的飞机上天,更多的航线,才能摊薄飞机购置、工作人员、机场租用等的成本,维持廉价运营。

取消价格限制后,航空公司会迫于竞争压力,选择更低廉的劳动力,制定更精准的营销方案,实施更严格的绩效管理,价格下来了,但服务水平却上去了,最终赢得更多的客户。今年6月,新加坡酷航高调进驻南京,开通南京-新加坡国际低成本航线。优惠期最低单程398元(不含税)的机票,并同时附赠回程机票,优惠期结束后,价格依然要比其他同类航班低20%以上。因为是“廉价航班”,他们不提供免费餐食和饮料,旅客行李包括托运行李和非托运行李的总重量不超过15公斤。尽管如此,在低价格的吸引下,依然客源滚滚。

中国民用航空局和国家发改委6日联合发文,“对旅客运输票价实行政府指导价的国内航线,均取消票价下浮幅度制,航空公司可以基准价为基础,在上浮不超过25%、下浮不限的浮动范围内自主确定票价水平”。专家表示,取消民航“最低限价”,根本意义在于取消价格管制,把价格主导权归还给企业,使企业真正成为市场竞争的主体。

(《新华日报》,

把定价权还给航空公司,让企业在激烈市场竞争环境中有灵活自主的竞争权,这是民航生存发展的内在呼唤。研究数据显示,我国“四纵四横”的高铁网络将直接影响中国民航近6成的市场。高铁线路在500公里以下,将产生颠覆性的影响;线路在500-800公里会对民航旅客量产生20%-30%的影响;线路在1000公里-1200公里,影响则降至15%左右。以南京到北京为例,即使机票低至190元,加上机场建设费、燃油附加费和保险等费用,总体花费依然需要380元,比高铁二等座便宜65元,但加上来往机场的交通成本,对比高铁受天气影响较小的有利条件,航空出行的优势在哪里?随着新的高铁线路不断开通,高铁逐步成网,民航企业面临着极大的压力,如果死守“价格下限”,那就意味着坐以待毙,把客源拱手让人。正如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经济管理系副教授李小群所言,在价格下限禁令下,机票降到一块钱就意味着违法,如果再不把定价权交给企业,民航怎么面对高铁的竞争?